Mia_DestinyYard

Where's the legendary?

【獒龙】往事只能回味

嘤嘤嘤虐的好惨哦

崽崽的诱惑:

狗血 慎入






往事只能回味 


 


张继科做了个梦,他在梦里清楚地知道这是假的,因为他已经毕业很多年了。


梦里他吹着口哨摇头晃脑路过2班门口,一截白皙的手臂拉住了他。


“我有事找你。”马龙压低声音。


张继科不置可否地跟着他去了二楼的花坛,二楼是左半边是行政教师的工作地点,右半边则是普通的花坛,这个点既没有幽会的小情侣,也没有巡逻的老师。


“有事说事,别拉拉扯扯。”他扯开马龙的手,掸了掸马龙触碰过的位置。


马龙吞了吞口水:“我不会缠着不放。”他的脸上闪过一丝难堪:“你就当我什么都没说过。”


他们本来好到像一个人,但自从马龙说出口以后,张继科再也没有和他单独接触过。


张继科拉开了点距离,似笑非笑地上下打量了马龙一番:“你要是控制得住,还会和我告白吗?你下一步会做什么我怎么知道。”


马龙的脸色不好看起来:“我说到做到。”


张科摇摇头:“我不放心。这样吧,你去交个女朋友。”


 


张继科从梦中惊醒。


他没有和马龙一起上过学,自然也不可能有机会听学生时代的马龙和他告白。但是梦之所以产生总和现实是有所相连的。


比如他真的逼着马龙结婚。


他对马龙说:“只有你真的和别的女人结婚了,我才放心。”


虽然马龙和他分手了,但是前女友黏黏糊糊凑上来的事他又不是没经历过。马龙在恋爱期间的确够独立也够贴心,但是保不齐分手以后本性暴露,继续纠缠他。女人还好,不管从体力还是心思他都猜得到,但是像马龙这种男人就说不准了。


也怪他自己贪新鲜,拿谁试不好,偏偏选了这个马龙。马龙长得太有欺骗性,最初他也以为是个任他搓扁揉圆的主,谁知道越是相处越是发现这个人原则性奇强。新鲜感过去,这种性格就不是那么讨喜了,他还是喜欢那种会撒娇好掌控的小妹妹。不过马龙也有马龙的弱点,他责任心太强,如果马龙真的娶了谁,那么这辈子就算不喜欢她,也绝对会一辈子守着她,对她好。


想要彻底甩了马龙,必须让他结婚。


他还记得自己说完这句话,马龙就一拳揍了上来。


那一拳力道十足,疼得他龇牙咧嘴。但是张继科心里清楚这就是马龙的极限了,他绝对舍不得打张继科第二下。


果然,马龙红着眼睛,气得哆嗦了半天,一言不发地收拾东西走人。


这还不够,万一马龙哪天又缠上他这块大肥肉了呢?


张继科一边打电话联系中介卖房子准备搬家,一边又思考起来马龙身边哪个人对他有意思。


必须是女人。张继科想,万一选个男的,马龙和这男的过得不好,一定又会想起他张继科的好,一定又会缠着他。而且男的说分就分,万一那个人和他一样随手就甩了马龙,马龙一定也会来找他。


但是女人也不好找。他找人旁敲侧击,试探马龙的口风。马龙说自己现在这个样子,绝对不会去耽误人家小姑娘。


同性恋真麻烦。张继科想,早知道他就不去招惹马龙了。


 


“你很好,但是我没打算相亲的。”马龙抱歉道:“我不知道老板叫我来是……是想介绍我们两个。”


“多个选择试试嘛。”面容姣好的女人回答:“你可能不记得了,我们一个大学的,算起来我是你学妹。”


“其实……”马龙抿了抿嘴唇,“我更喜欢男人。”面对这个对他明显有好感的女性,马龙决定直接实话实说。一个模棱两可的谎言需要更多的谎言去支撑,近期的他实在没有这个心力,斩断好感或许是最方便的办法。


“呼——”


他没想到的是对面这位学妹明显放松了下来:“那我也就不用装模作样争取印象分了,想想也有点失落,心爱的学长成了别的男孩儿的猎物。”她伸出手:“重新介绍一下,学长,我叫陈小曼,陆小曼的那个小曼。”


“马龙。”他握住了伸出的那只手。


 


办公室恋情就是麻烦,分手了也麻烦,对象是个男的就是麻烦中的麻烦。张继科又一次感慨自己当时怎么就一时色迷心窍挑了马龙。他端着杯子摇了摇头,马龙正好也端着杯子进了门。


张继科抬手一看,下午一点半。十二点马龙出去相亲,现在却已经出现在办公室,看来这个陈小曼并不能帮他摆脱马龙。张继科寻思着下次要找什么理由让老板再逼马龙去相亲,却发现马龙直直地盯着他手里的杯子。


张继科想起来了,这个杯子是马龙给他挑的,和马龙手里那个同款不同色。


他故意把手一松,让杯子在地上摔得四分五裂。


马龙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让张继科心情愉悦。


“那么不小心啊,没事吧?”清洁的阿姨赶忙来打扫。


“没事没事。”张继科说:“一个破杯子,早想换了。”


TB应该有C